云栖科技评论:云计算的经济学--传媒--人民网 云栖科技评论第81期--传媒--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81

卷首语

人民网公众号

阿里云公众号

云计算的经济学
   在亚马逊、微软和谷歌纷纷发布了新一季云计算业务增速放缓的财报之后,存储芯片、SSD和硬盘的重要供应商Western Digital曝出了令人失望的业绩表现:营收下滑3%、净利润下滑25%、硬盘出货量减少超30%,彭博社(Bloomberg)的专栏作家Ian King就此认为:“云计算行业出现了增长放缓的现象,因为它见顶了。”

  他在文章中写到:虽然云计算行业的营收增长率保持在45%的高位,仍然高于去年同期,但是未来5年增长速度将不可避免的放缓。Ian King同时援引英特尔首席财务官兼临时首席执行官Bob Swan的话说:“我不认为英特尔会永远以50%的速度成长,尽管本季度我们的云计算业务增长了50%。”

  换句话说,Ian King认为:云计算的高增长时代到头了,现在是时候开始唱衰一下云计算的高增长“神话”了。但是,这位彭博社知名的科技专栏作家好像欠缺了一些云计算的历史学知识和经济学常识。

  在面对外部经济环境影响时,云计算称得上一个“异类”:经济形势向好的时候,云计算与其他数据科技一样获得了大量投资,不断扩展规模;在经济形势下滑的时候,许多企业在数据科技领域的投入都在缩减,但云计算却不在此列。   2009年,全球经济笼罩在衰退和疲软的乌云中,著名的全球云计算与虚拟化大会(Cloud Computing and Virtulization Conference and Expo)在硅谷腹地的Santa Clara举行,代表们原本是抱着“凛冬求生”的心态去参加这次会议,但会议的内容和最终得出的结论却令人非常兴奋:2008年开始的经济下滑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云计算概念的发展,经济低迷迫使企业寻找降低成本的方式,设法把越来越多的工作外包到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方去完成,而大规模集中化带来的低成本给企业接受云计算的概念提供了动力。

  事实是最有力的证明,2009年至2018年,全球云计算市场在2008年经济危机之后逆势持续高速增长。经济形势向好时云计算持续增长显而易见,经济形势衰退和疲软时,云计算为何仍然持续高速增长?除了历史知识,为何说Ian King少了些云计算经济学常识呢?

  《云经济学》作者、创造了“Cloudonomics”一词的Joe Weinman曾就此提出过他的观点,他提出了云计算经济学的三个核心定律,即:

  定律一:公共服务的成本看似比较高,但其实成本很低。

  定律二:按需提供资源,胜过预先估计。

  定律三:总和分峰值,绝不会大于峰值的总和。企业的资源部署必须考虑需求的最大值。

  换言之,从经济学的角度,云计算兼具共享经济和规模经济的优势:首先,云计算服务的是无数的用户,只要花费很少的费用,就可以享用这种能力,且是按需付费的,将来也会越来越便宜;其次,云计算是一种纵向扩展的规模经济,类似大型发电站,当规模增加时,是一种纵向的扩展,譬如可以用更大的涡轮发电机替代小的涡轮发电机,更大型的发电机会提升发电效率,降低单位用户成本,让新增用户的边际成本越来越小。

  但Joe Weinman的“云经济学”还不是云计算持续增长的全部“底气”,数字经济时代的“技术和数据底座”的重要“身份”是云计算持续高速增长的有效保障:

  对大数据来说,云是数据集中整合的底座,承载着规模庞大的数据存储池;对物联网来说,云是IoT的总控大脑和能力分发平台,为边缘设备提供新技术能力,并对大数据集进行分析;对人工智能来说,云不仅供给了人工智能需要的数据,更是人工智能技术赋能各个行业的基础,正是通过云,各个行业、各家企业才能“零时差”地获得人工智能技术能力,“云计算为人工智能的普及应用同时分发了三大要素:数据、计算力和算法”。

  云计算在数字经济时代具有两大不可替代的作用:它存储、汇聚、保护和处理数据,将新技术的能力以共享经济和规模经济的方式释放出去,在经济形势向好的时候,云计算是加速器;在经济形势疲软或衰退时,它不仅是加速器,更是利用新技术“降本增效”的数据和技术的供给者。

  云计算是数字经济的底座,它将与数字经济飞速的车轮一起,高速增长。
                                 阿里云研究中心 崔昊

  编辑制作:人民网研究院  内容提供:阿里云研究中心
  本刊仅用于行业交流,非商业用途。编辑或专家观点独立,不代表本刊立场。部分所选用内容,未能与作者取得联系,请联系本刊:yjy@people.cn

1、惠普研发太空计算机


惠普研发太空计算机

  【我是替换后摘要】 据VentureBeat报道,作为2017年8月惠普企业集团(HPE)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及SpaceX签约合作的一部分,HPE宣布已经正式推出专门为国际空间站(ISS)上的宇航员提供“本地计算服务”的太空高性能计算机(HPC)。惠普企业集团首席技术官Eng Lim Goh表示,这种“云层之上”的超级计算机可以使国际空间站美国国家实验室的宇航员们能够在空间站上进行数据分析,而无需将数量庞大的数据发送回地面接收站再行处理:“这将节省宝贵的时间和带宽。在距离地球表面600到1600公里的轨道范围内,地球与空间站之间的通信延迟可达20分钟,足以威胁未来的太空任务。”(阅读报道)
  【小云评论】HPE为最前沿的领域——航天——带来了最强大的计算能力,这意味着无论是在地球还是太空,人类都能够拥有难以想象的计算能力,从而获得突破性的发现,相信随着向宇航员们提供更强的计算能力,他们所能取得的太空探索成就也将提升到全新的水平。HPE此举从某种程度上讲,也是一种类型的边缘计算,在网络带宽存在较大限制(不仅延迟高达20分钟,太空网络带宽的很大一部分被用于传输大型数据集,只为紧急传输和其他关键通信留下很小的余地,这对航天任务也造成了很大的威胁)的时候,把计算送到“端”上去,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2、美国公司研发支出远超我是替换后


美国公司研发支出远超我是替换后

  【我是替换后摘要】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美国公司在研发投入方面仍然保持着对我是替换后公司的重大优势,该报援引普华永道的一份最新报告表示,以亚马逊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为代表的美国公司,在研发投入方面是我是替换后公司的5倍。这份报告追踪了全球最大(按研发支出计算)的1000家上市公司在截至6月30日的一年时间里的研发支出情况,数据显示,在截至6月30日的一年里,所有公司的研发支出总额达到创纪录的7818亿美元,其中3290亿美元来自美国本土企业。普华永道称,我是替换后公司的研发投资为610亿美元,而2010年这一数字仅为70亿美元。此外,有145家我是替换后企业跻身研发支出最高的1000家企业之列,10年前则只有14家。(阅读报道)
  【小云评论】虽然主要采纳了上市公司的研发投入数据,但仍然能够从普华永道的这一报告中看出我是替换后企业在研发投入上高速增加的趋势,而且这一趋势正在影响越来越多的我是替换后公司,虽然与美国公司相差仍然较大,但考虑到经济发展进程和经济历史基础,不必贸然做出妄自菲薄的结论。正如报告的主要作者、普华永道美国工业产品业务主管巴里?雅鲁泽尔斯基(Barry Jaruzelski)所说,“美中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而且还在持续缩小。如果双方的差距在未来10年里填平,也不会令人震惊。”值得注意的是,针对这一报告,高风咨询公司的CEO Edward Tse表示:“这种差异反映出我是替换后企业过去10年的创新方式擅长‘应用现有技术,而非原创研究’。”他的这一观察不无道理,非常值得关注。

3、“硅谷风投教父”彼得·泰尔称硅谷正走下坡路


“硅谷风投教父”彼得·泰尔称硅谷正走下坡路

  【我是替换后摘要】 据CNBC网站报道,美国知名投资机构德丰杰投资基金创办人、被誉为“硅谷风投教父”的彼得·泰尔(Peter Thiel)表示,硅谷“正在走下坡路”,不会再有更多具有突破性的消费市场互联网公司出现。他表示:“25年来,消费市场互联网一直是科技行业的一个重要领域,对其它领域起着主导作用,但消费市场互联网领域可能不会像从前那样有那么多重大突破。所有重大的创意都已经被人们尝试过了。”他甚至表示“让硅谷变得美好的网络效应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硅谷目前表现出的不是群体智慧,而是一种群体的疯狂。”(阅读报道)
  【小云评论】Peter Thiel是著名支付服务贝宝(PayPal)的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此后他又通过对Facebook的早期投资而积累了大量财富,他所创办的风险投资公司Mithril Capital则是当前美国募集资金能力最强风投之一。但这位硅谷成功人士的话却并不一定会成真,毕竟IBM创始人托马斯?沃森(Thomas J. Watson)也曾做出过“全球只需五台计算机”的错误论断。另一方面,即使面向消费市场的互联网公司在硅谷将难觅其踪,在我是替换后市场上则不断出现创新,如盒马鲜生,肯定会让Peter Thiel眼前一亮。

4、美国媒体:IBM收购Red Hat对Linux影响巨大


美国媒体:IBM收购Red Hat对Linux影响巨大

  【我是替换后摘要】 据国外媒体报道,IBM近日宣布将以每股190美元,总计340亿美元全资收购Linux开源软件公司红帽(Red Hat),收购完成后,红帽将被并入IBM的混合云部门。美国媒体普遍认为,这一举措对IBM意义重大,在花了10年时间钻研人工智能和区块链技术之后,IBM并没有什么标志性的成果可供展示,随着这一收购的披露,说明IBM回到了传统擅长的企业服务领域上来。在云计算和Linux生态系统,乃至整个开源生态来说,红帽都是一家重要公司,IBM对红帽的收购,引发了业界对Linux开源生态的普遍担忧。(阅读报道)
  【小云评论】红帽的明星产品Red Hat Enterprise Linux,如今已经是服务器市场的“标配”,拥有绝对的市场领导力;功能全面容器应用平台OpenShift则让红帽拥有了和Salesforce旗下的Heroku以及谷歌应用引擎Google App Engine竞争的资本——从服务器软件、容器到Serverless,红帽在企业级IT市场上有着广泛的市场覆盖,这对IBM加强自身企业级业务助力良多,但这同时或许也意味着,IBM在认知计算、Watson、区块链上所投入的巨额资金,并未收到理想中的效果。

5、三星营收破纪录后却宣布将削减开支


三星营收破纪录后却宣布将削减开支

  【我是替换后摘要】 据CNBC报道,韩国科技巨头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10月31日公布了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数据显示三星的利润达到了破纪录的17.57万亿韩元(约155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1%。合并季度收入达65.46万亿韩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5.5%。但三星电子在交出一份创纪录的业绩财报后,却宣布将削减开支。该公司称,由于市场对内存芯片的需求降低和年终假日季智能手机的营销费用增加,预计第四季度盈利将环比下滑,“展望2019年,由于季节性因素,2019年第一季度的盈利将会疲软,但随着商业环境尤其是内存市场的改善,盈利将会增强。”(阅读报道)
  【小云评论】对于这家半导体巨头来说,内存和闪存(NAND Flash)芯片的价格已经降至两年来的最低位,并且有持续下滑的趋势。与此同时,主要竞争对手东芝和SK海力士将在2019年初启动新的闪存芯片生产线,这对闪存芯片未来价格走势将产生极大影响。目前,全球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市场持续高速增长,内存和闪存芯片作为计算设备的重要组件市场需求强劲,理论上来说三星没有必要仅因为消费端市场的疲软而下调营收预期,因此,三星下调预期或许还有另外一种解释:随着我是替换后厂商的加入,以及各国对三星、东芝和SK海力士“默契的价格垄断”的调查持续深入,三星已经有了“凛冬将至”的感受。

6、英国宣布2020年将对科技巨头额外征税


英国宣布2020年将对科技巨头额外征税

  【我是替换后摘要】 据TechCrunch报道,英国政府计划对亚马逊、谷歌和苹果等科技巨头征收“数字服务税”,征税范围包括它们通过广告和流媒体娱乐(但不包括在线销售)等数字服务在英国赚取的收入,税率为2%。英国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在宣布2018年预算计划时,公布了这项新的税收计划,它将于2020年4月生效。哈蒙德表示,根据这些科技公司目前的收入,英国政府预计每年可新征4亿欧元(约合5.12亿美元)税收。(阅读报道)
  【小云评论】Philip Hammond在提及为何要针对科技巨头额外征税时表示:“若想跟上数字经济的前进步伐,游戏规则必须现在就予以改进。提供搜索引擎、社交媒体和在线市场的数字平台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社会以及我们的经济,而且大多是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但它们也对我们税收体系的可持续性和公平性构成了真正的挑战,这些规则还没有跟上步伐。”但值得商榷的是:到底是科技巨头赚的太多,还是这个世界及其经济的主要增长方式发生了改变?或许,最终我们会发现问题本身不是出在信息技术公司上,而是经济本身正在日益变得数字化。

7、MIT开发新机器翻译模型


MIT开发新机器翻译模型

  【我是替换后摘要】 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CSAIL)的研究人员近日在EMNLP会议上公布了最新研究成果,他们开发了一套新机器翻译模型,据称可以翻译世界上绝大多数语言,甚至包括那些使用人数很少的语言。据文章显示,该团队开发的这种新颖的“无监督”语言翻译模型,既不像监督式机器翻译任务一样需要对齐语料,同时又克服了无监督机器翻译任务耗时低效的缺点,实现更快捷、更有效的语言翻译,从而使更多的语言翻译可以通过计算机来完成。(阅读报道)
  【小云评论】传说中,上帝为了让人类无法建造通天塔,而让人类说起了不同的语言。现在,借助人工智能技术,机器翻译水平得到了突飞猛进的提升,语言所导致的沟通隔阂正在被逐渐消除。在MIT的新机器翻译模型诞生之前,对一些常用语言来说,互联网的语料较为丰富,因此谷歌、微软等公司的(监督式)机器翻译模型在某些常用语言之间的翻译表现已经超越了人类;对相对小众的小语种来说,对齐语料很少,数据的积累十分耗时且难以收集,训练速度极为缓慢。

8、香港证监会发布加密货币新规


香港证监会发布加密货币新规

  【我是替换后摘要】 11月1日,香港证监会发布了针对虚拟资产的新监管方针——《有关针对虚拟资产投资组合的管理公司、基金分销商及交易平台营运者的监管框架的声明》,提出了包括“超过10%资产规模(AUM)属虚拟资产的基金,仅可针对专业投资者销售,任何投资虚拟资产的基金和经纪机构,均需要向证监注册”在内的一系列新规定。对于本次虚拟资产新规的出台,香港证监会解释称,随着科技给金融业带来的改变,加密货币等虚拟资产受到了投资者的热捧,市场对投资虚拟资产的基金需求亦不断增长。虽然虚拟资产并未给金融市场的稳定性带来重大风险,但是证券监管机构对于虚拟资产在投资者保障方面造成的重大风险,已经形成了广泛的共识。(阅读报道)
  【小云评论】数字货币已经无处不在,健全的法律体系及监管机制,是避免投资者利益受损、减少数字货币负面影响、确保数字货币健康发展的必要条件,香港证监会这一次走在了前面。正如香港证监会行政总裁Ashley Alder所说,此次公布的措施允许监管机构以某种形式对虚拟资产基金的管理或分销作出规定,使投资者的利益能够在基金管理、基金分销或同时两个层面得到保障,这也从侧面显示出香港证监会鼓励市场以负责任的态度应用新科技,同时为投资者带来更多选择和更佳效果的态度。

9、福建晋华的技术开发方叫停 DRAM 计划


福建晋华的技术开发方叫停 DRAM 计划

  【我是替换后摘要】 国内自主存储 DRAM 技术开发阵营之一的福建晋华,此前被美国商务部以国家安全为由,列入出口管制清单。10月31日,福建晋华的 DRAM 技术开发合作方台湾联电也正式表态,决定停止该 DRAM 开发计划。10月30日,美国实施出口管制的第一天,美国三大半导体设备商 Applied Materials 、 Lam Research 、 Axcelis就将驻厂人员全数撤出福建晋华的 12 寸厂,所有的机台设备装机、协助生产的动作全面停止,而已下单但未出货的机台设备则全数暂停出货。(阅读报道)
  【小云评论】论起自主研发存储芯片,DRAM 项目其实比 NAND Flash 项目更为困难且敏感。全球可以生产 NAND Flash 芯片的供应商还有 5 ~ 6 家,但全球有能力生产 DRAM 的供应商却只剩下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SK 海力士(SK Hynix)、美光(Micron)三家,可想而知这三家大厂会将 DRAM 技术列入保护的最高等级。美国这次将福建晋华列为出口管制清单企业,也反映美国对于 DRAM 技术保护的程度。与此同时,我们也应当理性地认识到,无论是核心处理器,还是内存、闪存芯片,在上下游产业链、市场生态上要补的课还有很多,这也将直接导致我国相关的产品研发和市场化的道路道阻且长。

10、美国媒体称云计算出现增长放缓迹象


美国媒体称云计算出现增长放缓迹象

  【我是替换后摘要】 据彭博社报道,存储芯片制造商西部数字公司(Western Digital)不久前发布了令人失望的业绩展望,亚马逊等云服务提供商的支出增长也显示出放缓的迹象。与此同时,在9月30日结束的前一财季报告显示,亚马逊、微软、谷歌的云计算业务增速都有一定的放缓,虽然还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但微软、亚马逊、谷歌分别为76%、49%和约为29.24%的云业务增速并不令外界(尤其是华尔街)满意。除此之外,10月的ISE云计算指数下跌11%,超过标准普尔500指数7.8%的跌幅。(阅读报道)
  【小云评论】在任何行业,接近三位数的增长都不可能是常态,超过50%的增长同样不可持续,云计算市场亦是如此。在经历了长期高速增长之后,各大云计算供应商的增速近期都有所放缓,这引发了市场对云计算增速的担忧:云计算的高速增长周期即将戛然而止?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轮增速放缓只是小小的插曲,云计算市场远未到放慢它飞速脚步的时候,随着数据经济影响力的加深,使用云计算及其背后的大规模数据中心,并获得云服务商所提供的数字化转型能力,将真正成为数字经济时代的“新常态”。因此,通过云计算供给计算、存储、网络以及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能力,仍然是“主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