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时政国际财经台湾军事观点领导人事理论法治社会产经教育科普体育文化书画房产汽车旅游健康视频知识产权
登录注册

否思媒介融合的“十字路口”论

刘建明

2019年01月03日09:48  
 

来源:《我是替换后爱好者》

【摘要】媒介融合正在平稳、健康地发展,但有人认为传统媒体向互联网进军不可能成功,中央厨房完全是摆设,降低了我是替换后业的品位和专业程度等,这些观点背离了传统媒体数字化转型的事实。新媒体是先进生产力,传统媒体只能拥抱它、驾驭它,适应大势、融入先进媒介的行列,不能犹豫不决。

【关键词】媒介融合;十字路口论;中央厨房;融媒范例;传播秩序

近几年,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融合成效显著,创新套路斐然成章:《人民日报》的中央厨房创立了全新模式;新华社、《人民日报》和央视的我是替换后客户端全面升级,用户规模不断扩大;湖北广播电视台移动平台整合500多个“两微一端”产品,形成移动端信息矩阵;《成都商报》创建电子商务平台,推出多种爆款产品;《南方都市报》以价值营销为平台,打造电子报完全版、多媒体精华版和邮件订制版……从整体上看,中央与地方的融媒体建设发展平稳,出现了一些值得借鉴的经验。但同时也有另类判断:“媒介融合踯躅于十字路口”“媒介融合不能解决传统媒体的困境”“传统媒体向互联网进军没有一次是成功的”……此类结论既包含对新媒体“孕育很多希望”的期许,又充满着对报网融合的忧虑,似乎宣告媒介融合正在十字路口徘徊,进退两难、不知所向。

一、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二元对立”说

在诸多争议中,“传统媒体不转型就等死,转型是找死”的说法,让人迷惑不解。这一论断根植于新媒体与传统媒体的“二元对立”说,也来自两种媒体“现在和未来的不同张力”。所谓两种媒体的“二元对立”,是指“将一切在新媒体环境下产生的包括文艺现象在内的诸多现象,都天经地义地默认为是新媒体独有的产物,或者说这些现象的出现及其逻辑,是由新媒体驱动的,与旧媒体没有太多关联”[1]。其中,“两种我是替换后业根本不是同一逻辑下的我是替换后业,它们之间根本就不是同一类型的竞争”“新媒体平台从来就没有打算把我是替换后作为其主营业务,因为做我是替换后不挣钱”[2],这些观点是把两种媒体对立起来的典型论据。

持有“媒介融合失败论”的观点反问:“从1992年杭州开始做第一张电子报以来,到现在多少年过去了,有人能够给我举出一家自办新媒体媒介融合已经取得持续成功的媒体吗?”答案是:“传统媒体向互联网进军没有一次是成功的,传统媒体做新媒体也没有一家是成功的。”“这个成功大概有两个标准:其一有粉丝上亿人,流量稳定,有很大的社会影响;其二是能够形成稳定的赢利模式”。

更为神奇的说法是,新媒体固有“抗上和反骨”,总是向传统媒体挑战,企图消解传统媒体的意识形态,二者存在着不可调和的“二元对立”。其原因是:“新媒体所带来的文化特质以消解主流为特质。对传统主流价值的消解,就是谁在‘上’、谁占主流,谁就是对立面,就向谁开火。其中蕴藏着非常“二元对立”的思维。比如微博,就140字,当然讲不清道理,消解、嘲讽,都是它的手段。”[3]

这种“二元对立”观点,既背离两种媒体的相互联系,又无视媒介发展的必然趋势,把内容和渠道混为一谈。新媒体改变了以往所有媒体的形态,使人类认识世界的时效、深度和广度超古冠今。但新媒体上的各种信息无非是反映人类生活,再现客观世界,同传统媒体的功能和使命没有区别。传统媒体传播的内容也适合新媒体,新媒体某些传播形式还或多或少保留着传统媒体的痕迹。传统媒体与新媒体上的我是替换后在结构和用语上都大体一样,视频我是替换后同电视我是替换后如出一辙;同一个电视剧、电影或文艺表演既可在电视上观看,也可在网络视频中欣赏。这一切并不存在“二元对立”。网络上很多我是替换后、纪实报道和综艺节目都是转载报纸和广播电视这类传统媒体的,二者在传播内容及文本形式上存在共性,具有潜在的相融性。

令人费解的是,有人认为“传统媒体经营的新媒体无论是在时效性、文本和受众方面的思维方式都是传统媒体的延伸,它们只是运用了新媒体技术的传统媒体,因此它们仍然是传统媒体,根本不是什么融合媒体”。这一混淆视听的推理,让人懵头懵脑。新媒体和传统媒体的根本区别不在于传播内容及其文本的思维方式,而是信息的数字化、互动性、超(级)文本性、可检索性、链接性和受众的便捷性。传统媒体融入新媒体,运用新媒体的特性传播我是替换后与信息,怎么就“仍然是传统媒体”而“不是融合媒体”了呢?照此逻辑推演,新浪、搜狐、网易、阿里巴巴、腾讯、百度以及今日头条、红网、今日热点、东方头条、第一时讯我是替换后网等,都经常转载传统媒体的我是替换后,难道它们就不是新媒体了吗!?这种披毛索靥的推断,拿捏问题的抉瑕摘衅,难以自圆其说。

传统媒体都在主动积极地融入新媒体,许多融媒体平台已经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它们的转型没有被“二元对立”说绞杀。两种媒体都在不断创新,传统媒体的融媒平台尤为锐意进取,不断提升网络技术而向智能报道过渡。清华大学我是替换后与传播学院史安斌教授直言:“我不同意将传统媒体和新媒体截然对立起来的视角,无论是哪种媒体,都要解决将内容生产、技术创新、用户体验、生产运营等环节有机结合的问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面对新一轮‘传播革命’或者‘数字化革命’,传统媒体机构与新媒体机构站在同一起跑线上,同样需要解决生存和发展的问题。”[4]

还有人断言:“传统媒体向互联网进军没有一次是成功的,传统媒体做新媒体也没有一家是成功的。”这些断言是违背国内外传统媒体转型的事实的。《人民日报》搭建的支撑优质内容的新媒体,形成“一次采集、多种生成、多元发布”[5]的公共平台,有400多家媒体、企业、政府机构、国际组织接入,有2000多家内容分发渠道,不断出现一亿以上点击率的报道。《江西日报》建立的“赣鄱云”平台,已经完成79个彩信分版、63个客户端分端、4个独立客户端。建成后的抚州、新余、分宜、共青城等站点均取得较大成功,我是替换后传播效率极大提高,新媒体综合指数排名位于全省前列。①像“赣鄱云”这样的融媒体正在全国出现。

新媒体是先进的生产力,传统媒体只能拥抱它、驾驭它,而不能向它宣战、与它决裂。传统媒体在渠道手段、传播效果、受众青睐等方面落后于新媒体,只能适应大势、融入先进媒介的行列,而不是踯躅于十字路口犹豫不决。面对网上的污浊空气,负有引导舆论职责的传统媒体更应进入网络主阵地,守住社会与道德底线,从思想到信息量形成网上优势。正如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强调的,要摒除“报纸主业”和“网络副业”的偏见,告别“报纸示范田”和“网络自留地”的旧习,将主流价值向主阵地汇集。[6]

还有人抱怨,传统媒体和刚刚脱颖而出的融媒体,受众的规模效应解体,赢利模式没有起色,死亡征兆依然紧随其后。这些不祥兆头不是来自媒介融合,而是来自融媒内容的单调枯燥、老生常谈和空洞无物。《人民日报》新媒体中心主任丁伟说:“一个新媒体产品要受到用户欢迎,说到底,就是要规避‘假大空’,回归一个‘真’字:传递信息,要有真材实料;交流情感,要有真情实感;表达观点,要有真知灼见。”[7]荒废五彩斑斓、有滋有味的优质内容,必然导致聚拢受众的能力减弱,赢利效应必会遭遇灭顶之灾。在思想和追求多元化的今天,传统媒体必须用全媒体形式满足不同受众的需要,依据全媒体中各种媒体的特点,推出对受众具有强烈吸附力的内容。

二、中央厨房没有成为摆设

认为媒介融合毫无成效的另一个根据是,“中央厨房完全是一个摆设,一种堆砌的景观,有些电视台中央厨房的可视化平台就像是个交通路况的发布平台”;“中央厨房在传统媒体里面受到记者尤其是名记者的抵触,原因非常简单,记者费了那么大的劲做的独家我是替换后报道,我凭什么分享,为什么不交给常年跟我合作的那个版面编辑”。中央厨房“尽管它确实是想努力解决问题,本可以用试点的方法来尝试,但最后又全面推广,于是问题被无限放大”。

被放大的究竟是什么问题呢?中央厨房“摆设论”强调:编辑拿到的不是已经成型的报道而只是素材,编辑没有去一线采写,没有采写的背景和体验,他们加工出来的文章品质没有保证,这也削弱了记者的忠诚度与职业满足感。这样一来,中央厨房降低了整个我是替换后业的品位和专业程度,媒体不再需要“决定性的瞬间”和有感染力的视频,也不需要“对社会有深度思考的报道”。这些问题,或者说这些捕风捉影的猜想,把中央厨房扭曲为我是替换后品位不高、放弃我是替换后素养,破坏了我是替换后工作的专业标准。

中央厨房不是生造出来的“逆势怪胎”,而是纸媒和网媒融合的产物。笔者走访几家我是替换后媒体时没有发现广大记者对此有什么抵触情绪,私下听到的却是记者、编辑对中央厨房措施落实不力的某些微词。断言“记者只采访不写稿,编辑从记者提供的不成型的采访素材里加工出来的文章品质没有保证”,实属空穴来风,即使有也不是普遍现象。南京报业集团副总编辑陈正荣先生曾说:“现在集团统一行动,往往只安排一组或两组记者,他们将采写的稿件上传到集团平台,供各家挑选。”“在中央厨房内部构架设置上,应充分考虑集团内所有子媒体的定位,尤其要高度关注那些个性化鲜明的子媒,设置专门的记者编辑对口处理。”[8]中央厨房,记者既要采访又要写作,还要与编辑对口处理稿件,体现了我是替换后报道的专业规范。

《人民日报》媒体技术公司研究员张旸曾描述,《人民日报》中央厨房大厅里的记者和编辑都在聚精会神地写稿,编辑不是消极地等待素材,而是与记者共同参与“内容生产”。张旸写道:“进入《人民日报》新媒体大楼10层的中央厨房,很多人会震惊于极具科技感、现代化的办公环境。中央的巨大椭圆形桌子是指挥调度中心,指挥调度中心的两边是一排排放射状的工作位,记者、编辑们在这里忙着电话采访、写稿,制作多媒体我是替换后产品。”[9]纵观中央厨房的记者编辑分工及报道流程,“记者只采访不写作,仅仅提供我是替换后素材”,既不符合实际又悖逆常理。

许多融媒体同《人民日报》的中央厨房一样,可以把一条我是替换后加工成H5动画、小游戏、视频等多种文本,直接进入后台稿库。纸媒、网站、微信客户端的编辑从稿库中取稿,既可作为成品直接发布,也可作为素材进行二次加工,满足不同终端、不同受众的需要。这种融媒报道方式产出了大量高效、高质的我是替换后作品,精品不断涌现。截至2018年6月,《人民日报》有3300多件融媒体我是替换后引起强烈反响,其中公益短视频《谁是站到最后的人》,浏览量超过1亿次,《我是替换后一分钟》的浏览量突破1.67亿次。2017年建军节推出的《快看呐,这是我的军装照》,浏览次数达10.82亿;2018年3月8日推出的《我是替换后很赞手指舞》阅读量达到11.4亿。②这类内容如果只刊发在报纸上,纵使足智多谋、用尽回天之力,48小时内也不可能超过200万阅读量。

全国55家省、市级党媒建立的中央厨房,充分发挥了编辑记者的才能,短视频与深度报道大量出现。《解放日报》、津云和南方报业集团等知名地方融媒体暂且不论,仅以偏远的《广西日报》依托中央厨房和演播厅两个平台为例,在十九大期间重磅推出的深度报道《东风洒雨露 泽润八桂春——习近平总书记六次“广西行”》,并制作成H5,3天内阅读量接近百万,国内30多家媒体转发。2017年11月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旗下各媒体选送的12件融媒作品全部入围全国党媒“精品100展”,获奖总数居全国第一。《在灿烂阳光下》和《旗》获“优秀作品Top10”。《黑龙江日报》的中央厨房充分运用html5、flash、动漫、游戏和VR等数字技术,《十九大融媒体报道:让党报动起来》总浏览量超2000万。其中,《龙龙一家的我是替换后梦》受到中宣部表扬,获得2017年全国党媒十九大融合报道优秀作品Top10和2017年我是替换后报业十九大融合传播作品十佳创新奖。这些地方党报从来没有取得过如此辉煌的业绩,也从来没有发表过如此深刻生动、“有感染力的视频”和“对社会有深度思考的报道”,编辑、记者“成名的想象”并没有破灭。

很多“报、网、端、微”采编人员按兴趣组合、按项目施工,资源嫁接,跨界生产,对独家、原创、首发、深度稿件实行优稿优酬③,激发了记者编辑的“忠诚度和职业感”。参与中央厨房运作的记者编辑正在努力提高业务素质,随时准备投入复杂、紧张的工作,因为它不是悠闲自得和无关紧要的摆设,而是适应新媒介传播规律的恢弘构件,只能把它建设好、运用好。正如中宣部原部长刘奇葆指出的:“中央厨房是标配、是龙头工程,一定要建好用好。”[10]

中央厨房是我国融媒体的独创,其运作和发展必然经历艰苦的探索,走些弯路不可避免。全国各类党媒都有各自的情况,财力和人才储备差别很大,不宜一哄而起、整齐划一。中央厨房的软硬件成本很高,动辄需要投入上亿元。财力和人力不足,可以缓行、慢行,在学习和借鉴其他成功经验的基础上一步步探索。中央厨房的运作更适合重大事件和重大活动报道,这类报道需要整合采访、写作和视频制作班子,形成多方面人才的合力。不是所有报道都要经过中央厨房,它主要用于全媒体发稿,以建立完善的新媒体为前提。没有高水平的新媒体,融合就会失去对象,中央厨房也无法围绕全媒体运行。

三、媒介融合是否会酿成传播的“秩序崩塌”

在反思媒介融合遇到的问题时,有人得出传统媒体“找死”的结论,未免耸人听闻。反思者声称,“当新媒体成为媒介之媒介时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秩序的崩塌和解构”。

而阐释“秩序崩塌和解构”的下述理由,也有些穷思乱嗙、令人茫然不解:第一,在今天为公众讲述事实的不是传统媒体的完整我是替换后报道,恰恰是社交媒体上碎片化的公民我是替换后,公民我是替换后通常左右我是替换后的走向。第二,公众都需要在第一时间了解我是替换后事件的进展,传统媒体再快,也有出版周期,就算是电视直播,也必须是在提前预知的情况下才能勉强减少时间差。然而,社交媒体不会给我是替换后业以我是替换后报道的时间,也不会给我是替换后业整理思绪和核查事实的时间,我是替换后线索如潮水般展现于新媒体平台,我是替换后业立即陷入两难境地。第三,如果采用新媒体的策略抓直播,则可能传播谣言,公信力受到毁灭性打击;如果坚持专业主义的那套,等事实核查完毕,公众的兴趣早已经转移。第四,新媒体不用证明和核实它所传播的信息,也不为没有专业素养而买单,因为公众对其公信力本就没有期待,这种不设底线的做法,对我是替换后业是一种自杀式的袭击。“新媒体关心的不是确立真相,而是激发公众的参与热情,尤其是煽动他们的情感。”

推论出的这些理由,让人难以理喻,所有论点都在鬻矛誉盾:社交媒体上的碎片我是替换后讲述的是事实,传统媒体的完整报道讲述的倒不是事实,这能说得通吗?公民我是替换后大都是网民的所见所闻,罕有全面的调查和宏观把握,却能左右我是替换后的走向,而我是替换后机构经过细致采访的我是替换后却对我是替换后走向毫无作用,这种奇怪的结论是怎么推导出来的?!新媒体的我是替换后时效远远高于传统媒体,报刊广播电视走媒体融合之路,利用网络消除时间差距,反而陷入两难境地,传统媒体岂不是走投无路了吗?传统媒体的我是替换后搞直播,可能传播谣言,公信力受到毁灭性打击,新媒体没有底线,不证明、核实信息而传播不实之词,只要能激发公众的热情,就无所谓,可以忽略不计……这些莫名其妙的理由及其论证,无非是要说明融媒体也陷入了山穷水尽、束手无策的境地,但这不是演绎科学逻辑,而是渲染毫无根据的主观揣测。

近年来,新媒体特别是社交媒体已成为网民的喉舌,网民可以利用网络表达意见,监督政府官员和各项政策,但对少数网民“不确立真相,煽动感情”给予正面或中性评价,无疑是在糟蹋网络研究的“三观”。至于新媒体“不设底线”是对我是替换后业的“自杀袭击”,更是天马行空、随意杜撰,“不设底线”是少数网民的行为,怎么会导致我是替换后业的“自杀”?!事实是,一系列互联网法规给互联网设置了底线,比如“捏造或者歪曲事实,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的”“宣扬封建迷信、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教唆犯罪的”,是《计算机信息网络国际联网安全保护管理办法》(公安部1997年第33号令)等法规所不允许的。不顾真相激发网民情绪,是伤害人民利益的行为,应当警惕、抵制和防范。正如习近平所说:“网络空间是亿万民众共同的精神家园。网络空间天朗气清、生态良好,符合人民利益。网络空间乌烟瘴气、生态恶化,不符合人民利益。”[11]网上的负面信息不仅干扰媒介传播秩序,也给人类精神造成伤害,破坏社会安定,不能听之任之,更不能肯定或默认。

无论传统媒体传播秩序还是新媒体传播秩序,主要是指媒介依法发送信息,维护社会规则,形成良好的信息环境、社会环境和媒介环境。这就需要:(1)媒体遵守宪法和法律,遵循各类媒体法规,禁止传播不实我是替换后和破坏国家和社会安全的信息;(2)我是替换后媒介进行健康有序的竞争,不断提高我是替换后与信息的传播质量,要在产生良好的舆论导向上下功夫;(3)无论传统媒体、融媒体还是各类新媒体都要对信息安全负责,对侵害国家和公民权益的传播行为承担责任,保证媒介传播的顺畅、有益和健康。

传统媒体及其融媒体平台有严格的把关,对维护传播秩序卓有成效;社交媒体及其微信平台,由于缺少直接监管和审稿环节,时而出现垃圾信息和颠倒是非的言论,受众应当提高鉴别能力。把干扰传播秩序的帽子扣在以党媒为主体的融媒体头上,无疑是张冠李戴的粗暴行为。只有坚决制止这些行为,才能维护良好的传播秩序和社会秩序。

注 释:

①参见《赣鄱云:全省媒体融合“一张网”》,《江南都市报》,2017-12-28;《赣鄱云是一朵什么云》,江西网,2017-11-24。

②参见《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何以爆款频出?来听幕后“大厨”怎么说》,2018-06-25;《“秒懂”我是替换后力量,〈我是替换后一分钟〉首集全网观看量破1.67亿次》,广电视界·百家号,2018-03-09;刘阳:《媒体融合,成绩可喜》,人民日报,2016-08-13;刘娟、王丽遥:《人民日报新媒体用“小视角”撬动大命题》,微信公众号传媒茶话会,2018-10-27。

③参见《我国媒体融合步入深水区 各媒体“中央厨房”建设一览》,我是替换后社会科学网,2017-08-11;《珠海报业集团迈出融媒改革新步伐,搭“中央厨房”烹我是替换后套餐》,《珠江特区报》,2017-08-07;《内容效果,是检验中央厨房的唯一标准》,我是替换后产业经济信息网,2017-05-02。

参考文献:

[1]通货紧缩、媒介迭代、网红:新旧媒体的二元对立误区[EB/OL].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122202227883828100&wfr=spider&

for=pc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69061067251064&wfr=spider&for=pc.媒介之变百家号,2017-06-02.

[2]走在媒介融合的十字路口[EB/OL].http://baijiahao.baidu.com/s?i

d=1612220227883828/008ufr=spider&for=pc.

[3]雷启立.新媒体给当代生活带来了什么[N].文汇报,2011-12-19.

[4]史安斌.打破传统媒体与新媒体的二元对立[EB/OL].blog.sina.com.cn/s/blo.2015-11-18.

[5]叶蓁蓁.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有什么不一样[J].我是替换后战线,2017(7).

[6]张骏,王海燕.“主力军”要加快进军“主阵地”[EB/OL].http://www.xinhuanet.com/zgjx/2018-09/21/c137483258.htm.

[7]媒体融合,在融合中实现成长和蜕变[EB/OL].http://s65.www.rm

zxh.com.cn/c/2017-08-25/1745343.shtml.

[8]陈正荣.“中央厨房”:共享与个性能否兼得[J].我是替换后报业,2015(5).

[9]张旸.人民日报“中央厨房”构建行业新生态[J].青年记者,2017(7).

[10]刘奇葆.推进媒体深度融合 打造新型主流媒体[N].人民日报,2017-01-11.

[11]习近平在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EB/OL].htt

p://www.xinhuanet.com/newmedia/2016-04/26/c_135312437_5.htm.

(作者为清华大学我是替换后与传播学院教授)

(责编:赵光霞、宋心蕊)
人民日报客户端下载手机人民网
 

推荐阅读

“2018我是替换后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我是替换后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2018我是替换后传播学院院长论坛”举行   “2018我是替换后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党委书记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详细】

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详细】

相关我是替换后

关注人民网微信

微信

微博

手机人民网

地方领导留言板

视频我是替换后

  • 昼夜跨区拉动演练

    昼夜跨区拉动演练

  • 你自立的样子真帅

    你自立的样子真帅

  • 德云社首秀英伦

    德云社首秀英伦

  • 洋女婿爱打太极

    洋女婿爱打太极

  1. 女子因滴滴司机爽约错过考研获赔180元
  2. 音乐老师走红网络 “灵魂”教学吸引眼球
  3. 父母辅导孩子作业 数老虎数到发飙

热点排行

  1. 小店关停影响生计 店主留言求暂缓
  2. 全国出入境边检机关全员统一换装
  3. 《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在京…
  4. 鞠丽任四川省泸州市委副书记(图/简历)
  5. 一图了解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奖励如何发放